Load mobile navigation

地球上的野地大规模消失 13年内就有190万平方公里原始自然地景被人类活动所改变

菲律宾巴拉望一处热带莽原。图片来源:Ben Ranson(CC BY-NC 2.0)

菲律宾巴拉望一处热带莽原。图片来源:Ben Ranson(CC BY-NC 2.0)

人类为开发棕榈油,严重压缩婆罗洲猩猩(Bornean Orangutan)生活空间。图片来源:b k(CC BY-SA 2.0)

人类为开发棕榈油,严重压缩婆罗洲猩猩(Bornean Orangutan)生活空间。图片来源:b k(CC BY-SA 2.0)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环境资讯中心网站(姜唯 编译):一份新研究发现,地球上的野地(wilderness)正在大规模消失。短短13年内,就有190万平方公里原始自然地景被人类活动所改变,几乎是一个墨西哥的面积,当中热带莽原(tropical savanna)和草原(grasslands)因人类压力而损失的面积最大。研究作者说,这将大幅改变地球的生物多样性。

20%地球表面已劣化 仅有6%地表人类压力减轻

这份研究发表于《One Earth》期刊。来自6个国家的17位科学家利用卫星影像,调查全球的人类足迹,以及2000年至2013年间的人类足迹变化。结果发现,近20%的地球表面已经劣化,只有6%的地表人类压力减轻。

俄罗斯、加拿大、巴西和澳洲拥有全球最大面积的原野地,占全球60%。约有110万平方公里的地表在2000年时还是原野地,13年后出现某种程度的人类足迹。

第一作者、昆士兰大学研究学者布鲁克.威廉斯(Brooke Williams)说:「我们发现,在短短的13年间,原本几乎完整的生态系统丧失了近200万平方公里的面积,这非常值得深思。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人类的压力正在步步进逼,直到最后一个还有完整生态系的荒野地区。」

原野地转种人类经济作物 酿物种灭绝危机

印尼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雨林曾经有丰富的物种,却因人类活动损失了大片土地,将自然环境转变成棕榈油等经济作物,是损失的重要原因。

这项研究并未试图找出造成损失的原因,但威廉姆斯说,直接清除原始景观转为农地,是已知的主要驱力。

另一位作者、昆士兰大学和野生动物保护学会(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学者詹姆士.华生(James Watson)教授说:「数据不会说谎。人类不断排挤其他物种生存所需的土地。」

原野地能储存二氧化碳 有助缓解气候变迁

华生说:「在快速气候变迁的时代,我们必须积极保护地球上仅存的完整生态系统,因为这些生态系统对于阻止物种灭绝和遏止气候变迁至关重要。」

研究发现,纵观全球221个国家,只有26个有起码一半的土地完好无损。 2013年,全世界地表有41%表面是原野地或近乎无损。

威廉斯说,由于原野地能够储存二氧化碳,原野地消失不利缓解气候变迁。

「积极保护地球生态完整是人类抵御气候变迁、确保大规模的生态和演化过程得以持续,以及保护未来生物多样性的最佳机制。目前人口成长和资源消耗的趋势若没有改变,是无法阻止完整生态系统消失的。」

环境学者:人类毫无疑问正在毁灭地球 尤其在热带地区

昆士兰詹姆斯库克大学热带环境与永续性科学中心主任比尔.劳伦斯(Bill Laurance)虽没有参加这项研究,但他表示,这个研究结果令人恐惧:「人类毫无疑问正在毁灭地球。热带地区承受着的压力尤其大,不仅是森林遭到破坏,其他各类型栖息地也迅速流失,包括热带莽原和天然草原。」

他说,热带草原特别值得注意,因为它们最容易转变成牧场或农田。地球上生物最丰富的生态系统之一东南亚雨林亦然,如苏门答腊雨林,是濒临灭绝的猩猩、老虎、大象和犀牛的栖地。

「如果我们不停止这样的变化,地球生态系统,包括地球上生物最丰富的栖息地将持续快速被破坏殆尽,接着人们的生活品质会开始下降。」

稍早亦有研究发现,世界各地的国家公园和世界遗产等保护区正在逐渐孤立。世界上只有大约10%的保护区周围还有类似环境的栖地。研究作者警告,随着地球暖化,物种将会迁移。但是,如果保护区与外隔绝,这些物种将无处可去。

参考资料:《卫报》(2020年9月18日),'Shocking': wilderness the size of Mexico lost worldwide in just 13 years, study finds

本文转载自「环境资讯中心」网站,内容由许多专家学者及民间环团,提供国内外环境教育与环保资讯;主题涵盖全球变迁、温室气体控制、环保生活、环境污染防治、生态保育、能源节约与能源效率、绿建筑等各面向。期许能替没有选票的山林、湿地、海洋、土地发声。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地球 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