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联盟MS-16”号飞船离开国际空间站返回地球 在哈萨克斯坦着陆

“联盟MS-16”号飞船离开国际空间站返回地球 在哈萨克斯坦着陆

“联盟MS-16”号飞船离开国际空间站返回地球 在哈萨克斯坦着陆

“联盟MS-16”号飞船离开国际空间站返回地球 在哈萨克斯坦着陆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俄罗斯卫星网:俄航天集团消息,“联盟MS-16”号飞船于北京时间10月22日10时54分在哈萨克斯坦杰兹卡兹甘市东南方向147公里处着陆。

俄罗斯宇航员阿纳托利·伊万尼申和伊万·瓦格纳、美国宇航员克里斯托弗•卡西迪搭乘“联盟MS-16”号飞船返回地球。

据中部军区新闻处消息,在杰兹卡兹甘和阿尔卡雷克附近的主要和备用区参与保障飞船着陆安全有约200名专业救援人员、12架米-8直升机、2架安-26和安-12飞机以及20多件地面汽车装备,其中包括6辆“蓝鸟”改装型搜索后送车PEM-1和PEM-2。

相关报道:载有返回地球宇航员的“联盟”飞船脱离国际空间站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莫斯科10月22日电,载有俄罗斯人阿纳托利∙伊万尼申、伊万∙瓦格纳和美国人克里斯托弗∙卡西迪的“联盟MS-16”飞船在返回地球前与国际空间站脱离对接,俄航天国家集团网站正在转播。

飞船脱离开国际空间站俄罗斯舱段的“搜寻”舱,站上在2021年4月前留有俄罗斯人谢尔盖∙雷日科夫和谢尔盖∙库季-斯韦尔奇科夫和美国人凯瑟琳∙鲁宾斯。

据俄航天集团消息,“联盟MS-16”飞船应于北京时间10月22日10时启动发动机,开始脱离轨道,返回舱将于10时28分分离。飞船应于10时55分在哈萨克斯坦杰兹卡兹甘市东南方向147公里处着陆。

据前日宇航员尤里∙吉坚科称,在着陆区“联盟MS-16”乘员预计会感受到凉风天气。预报气温为2-5度,风力每秒18米,因此,据其称,飞船上的宇航员可能在用降落伞降落时“晃动一阵”,而“联盟MS-16”在着陆后可能会被些许“拖拽”。

据中部军区新闻处消息,在杰兹卡兹甘和阿尔卡雷克附近的主要和备用区参与保障飞船着陆安全有约200名专业救援人员、12架米-8直升机、2架安-26和安-12飞机以及20多件地面汽车装备,其中包括6辆“蓝鸟”改装型搜索后送车PEM-1和PEM-2。

相关报道:救援人员已从“联盟MS-16”飞船返回舱中抬出宇航员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俄罗斯卫星网: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莫斯科10月22日电,根据俄罗斯航天国家集团公司进行的转播显示,救援人员已从“联盟MS-16”飞船返回舱中抬出从国际空间站返回的俄宇航员阿纳托利∙伊万尼申、伊万∙瓦格纳和美国宇航员克里斯托弗∙卡西迪。

莫斯科时间2时32分(北京时间7时32分),飞船已脱离国际空间站。莫斯科时间5时01分(北京时间10时01分)开启制动发动机,随后飞船脱离轨道,此后不久,飞船各舱分离,而返回舱中的乘组人员承受约4g的超载。

俄宇航员谢尔盖∙雷日科夫、谢尔盖∙库季-斯韦尔奇科夫和美国宇航员凯瑟琳∙鲁宾斯留在空间站。卡西迪在返回前不久,将空间站指挥官一职移交雷日科夫。

俄罗斯航天国家集团公司总裁德米特里·罗戈津祝贺载人宇宙飞船“联盟MS-16”返回舱乘组在哈萨克斯坦顺利着陆。

罗戈津在推特上写道,“莫斯科时间5时54分(北京时间10时54分),载人飞船‘联盟MS-16’返回舱正常着陆。飞船上一切正常。祝贺乘组返回地球,祝贺国家载人综合体飞行试验委员会成员又一次成功完成载人任务。”

相关报道:“联盟”号飞船乘组与国际空间站同事告别准备返回地球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俄罗斯卫星网: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莫斯科10月22日电,俄罗斯航天集团网站的直播画面显示,已在国际空间站值守半年、准备于22日返回地球的“联盟MS-16”飞船乘组与留在空间站的宇航员们告别,飞船与空间站之间的舱门关闭。

据俄航天集团消息,“联盟MS-16”飞船应于北京时间10月22日7时32分与国际空间站分离。预计飞船将于北京时间10时启动发动机,开始脱离轨道,返回舱将于10时28分分离。

飞船应于10时55分在哈萨克斯坦杰兹卡兹甘市东南方向147公里处着陆。

相关报道:COVID-19大流行期间一直生活在太空中的三名宇航员将返回地球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cnBeta:外媒The Verge报道,在国际空间站上生活了半年的三名宇航员将乘坐俄罗斯联盟号飞船返回地球,降落在哈萨克斯坦沙漠之中。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这三人几乎一直生活在太空中,随着世界各地的新冠病例再次增加,他们现在正在返回地球。

美国宇航局宇航员Chris Cassidy、俄罗斯宇航员 Ivan Vagner和 Anatoly Ivanishin早在4月初就乘坐联盟号飞船前往国际空间站,此时距离世界卫生组织宣布COVID-19疫情成为大流行病已近一个月。由于疫情爆发,宇航员们在起飞前进行了比平时更严格的隔离。Cassidy说,他在发射前刚到俄罗斯星城时,大部分时间仍处于隔离状态。“如果我是在正常的隔离中,我可能会去一些餐馆就餐,离开星城地区的范围内,对我们去的地方有把握,”Cassidy在3月19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但这次不是。”

随后,这几位宇航员前往位于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的发射场,并经历了所有宇航员在发射前都要接受的典型的两周隔离。

自4月9日抵达空间站以来,三人主要是独自生活。夏天他们确实迎来了一些访客,5月底,美国宇航局的宇航员Bob Behnken和Doug Hurley乘坐SpaceX公司的载人龙飞船飞往国际空间站。他们的到来标志着人们第一次乘坐私企制造的飞船前往国际空间站。

Behnken和Hurley只呆了两个月,于8月2日返回地球。“在他们到达之前,我和自己在晚餐时的对话很孤独。”Cassidy在他们离开的前一天说。“而这两个月,有好友一起在就餐时反思今天,思考明天,谈论世界大事,真是太棒了。”

在Cassidy、Vagner和Ivanishin离开国际空间站之前,有另外三名宇航员已经抵达国际空间站。NASA宇航员 Kate Rubins、俄罗斯宇航员Sergey Ryzhikov和Sergey Kud-Sverchkov 于10月13日抵达国际空间站。Ryzhikov周二接管了空间站的指挥权,新的三人组将在国际空间站呆到明年4月。他们最终将有四名宇航员加入,都将搭乘SpaceX载人龙飞船的第二次载人飞行。那次飞行初步计划在11月中旬进行,不过NASA和SpaceX还没有确认日期。NASA目前正在审查SpaceX的猎鹰9号火箭上出现的一个发动机问题,该火箭将载人龙飞船运往轨道。

在大部分时间避开了疫情之后,Cassidy和另外两名宇航员现在将回到一个仍然专注于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阻止COVID-19传播的世界。Cassidy此前发推文展示了自己戴着口罩的照片,称是在为自己的“新现实”做练习。

他们的返回任务在美国东部时间周三下午4点10分左右开始,宇航员们进入联盟号飞船内部,关闭太空舱的舱门。然后,三人将在美国东部时间晚上7点32分左右与空间站解除对接,联盟号将在接下来的两个半小时内慢慢与空间站拉开距离。太空舱的引擎将在美国东部时间晚上10点左右点火,将联盟号带离轨道,并使其驶向地球。根据NASA的说法,联盟号飞船应该在美国东部时间晚上10点55分左右降落。

NASA计划在其专用频道上提供此次任务每一个重大事件的报道。

相关报道:三名宇航员完成空间站任务一起返回地球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cnBeta:美国宇航局的宇航员克里斯·卡西迪与两名俄罗斯宇航员伊万·瓦格纳和阿纳托利·伊万辛在完成第三次太空任务后一起成功返回,这三名乘员于美国东部时间周三晚上7:32离开国际空间站。乘员们乘坐的联盟号舱于美国东部时间周三晚上10:54,也就是当地时间上午8:54成功降落在哈萨克斯坦的日喀则南部。船员们在着陆点接受了初步的医疗检查,然后分头回国。

卡西迪登上NASA的飞机返回休斯敦,而同舱落地的俄罗斯船员则前往俄罗斯星城。卡西迪担任远征63号的指挥官,在执行任务期间,他迎来了美国宇航局的SpaceX Demo-2机组成员罗伯特·贝恩肯和道格拉斯·赫尔利。这二人是自2011年航天飞机机队退役以来,第一批乘坐美国航天器从美国本土发射到空间站的宇航员。卡西迪和贝恩肯一起完成了4次太空行走,在空间站外共花费23小时37分钟升级电池。

最后一次太空行走是两位宇航员的第10次太空行走,使他们成为美国四位完成10次太空行走的宇航员中的两位。卡西迪在执行任务期间已经在太空中度过了378天,在美国宇航员中,他在太空中度过的时间排名第五。在执行任务期间,卡西迪进行了上百次实验,包括Astrobee自由飞行机器人的工作。

随着卡西迪和同僚们的离开,远征63号任务宣告结束,64号任务正式开始。俄罗斯航天局宇航员谢尔盖·雷日科夫是远征64号的站长。11月,远征64号将迎来4名宇航员,作为SpaceX Crew-1任务的一部分,这是第一个作为美国宇航局商业乘员计划的一部分进行的长时间飞行任务。

相关报道:美俄宇航员完成196日任务 安全返回地球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东网:俄罗斯载人太空船联盟号(Soyuz)于当地时间周四(22日)早上7时54分,载着美国宇航员卡西迪(Chris Cassidy)、俄罗斯宇航员伊凡尼辛(Anatoly Ivanishin)及瓦格纳(Ivan Vagner)从国际太空站返回地球,安全降落哈萨克杰兹卡兹甘东南的大草原。

3名宇航员在工作人员协助下离开太空舱,并接受病毒检测,之后乘直升机前往杰兹卡兹甘。3人自今年4月9日抵达国际太空站以来,已逗留了196日,意味他们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几乎一直在太空中生活。卡西迪早前曾上载戴口罩照,笑言为练习适应新现实。

美国太空总署及俄罗斯联邦太空总署表示,3名宇航员都状况良好。接替的美国宇航员鲁宾斯(Kate Rubins)、俄罗斯的雷日科夫(Sergey Ryzhikov)及库德-斯维契科夫(Sergey Kud-Sverchkov)上周二(13日)已抵达国际太空站,将逗留至明年4月。

相关报道:俄宇航员介绍自己从国际空间站返回后很难走过门框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俄罗斯卫星网: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莫斯科10月28日电,10月22日从国际空间站返回的俄罗斯宇航员阿纳托利∙伊万尼申表示,由于长期处于失重状态,他至今仍很难走过门框。

伊万尼申在“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举行的飞行后在线记者招待会上说:“直到现在,我都很难走过门框,情况一天天在好转,降落后的头些天,用一次走不过去。”

他的同事伊万•瓦格纳指出,飞行后他的 “手臂沉重、腿沉重,很难站起来”,但所有这些问题都超过“前庭疾病”。他承认,在返回后的头几天,当他试图将头部倾斜时,晕得很厉害。

已经三度前往国际空间站的伊万尼申回想起第一次飞行,他说,在降落后,他在椅子上被带到一个特别帐篷里,平躺着,别人帮他换了衣服。大约半小时后,他试图自己站起来。他承认:“我有种感觉,我从未有站立过,我在第一次尝试这样做。”

他说,太空飞行后的恢复速度取决于人的个人特征。同时,他指出,他自己的前庭器材评估其为“中等水平”。

此外,伊万尼申说,除了想见亲人以外,从轨道返回后最想睡觉。他指出,他在乘坐直升机从着陆点到杰兹卡兹甘的途中睡了觉,然后当他乘飞机从杰兹卡兹甘飞往拜科努尔时也在睡觉。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他也在睡觉,中断睡眠只是为了参加实验。 

10月22日俄宇航员阿纳托利∙伊万尼申、伊万∙瓦格纳和美国宇航员克里斯托弗∙卡西迪乘坐“联盟”号飞船从国际空间站返回,他门在轨道上停留了196天。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国际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