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海洋塑胶垃圾太多成为外来物种入侵的新途径 威胁原生动物的生存

海洋塑胶垃圾太多成为外来物种入侵的新途径 威胁原生动物的生存

海洋塑胶垃圾太多成为外来物种入侵的新途径 威胁原生动物的生存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环境资讯中心(姜唯 编译;林大利 审校):英国《卫报》(The Guardian)报导,现在海洋塑胶垃圾太多,已成为外来种入侵的新途径,威胁着原生动物的生存。

日本311海啸将289种海洋生物带向远方 最久存活愈六年

日本311海啸造成近1万6000人丧生,摧毁了房屋和基础设施,估计有500万吨残骸碎片被卷入海中。这些碎片并没有消失,其中一些漂流过太平洋,到达夏威夷、阿拉斯加和加州海岸,伴随着大量搭便车的外来种。

根据史密森尼环境研究中心(Smithsonian Environmental Research Center)2017年的统计,海啸后被带到遥远海岸的日本海洋生物有289种,包括海螺、海葵和等足目动物(一种甲壳类动物) 。

随塑胶垃圾来到新海岸的入侵种会影响原生物种的栖地、携带疾病(尤其是微藻),对已经受到过度捕捞和污染压力的生态系统更加不利。英国南极调查局海洋底栖生态学家、剑桥大学客座讲师大卫.巴恩斯(David Barnes)表示,这会增加灭绝风险同时减少生物多样性、生态系统功能和恢复力。

海啸还揭露一些过去不知道的现象:许多动物在漂流过程中活了六年多,比过去所知还久。

自然现象不自然 跨洋漂流威胁到生物多样性与粮食

像这样的海洋播迁(oceanic dispersal)是一种自然现象。海洋生物附着在海洋垃圾上,能在海上移动数百公里。自由漂浮的海藻堆,如马尾藻,厚度可达3公尺,为大西洋中的某些漂流物种提供了栖息地,如礁鱼、海龙科和海马等游泳能力较差的物种。

特拉维夫大学斯坦哈特自然历史博物馆馆长贝拉.加利尔(Bella Galil)教授说:「跨洋漂流是海洋演化生物地理学和生态学的一个基本特征,经常被用来解释全球物种分布模式的起源。」

尽管外来种在新环境中成功生存的情况相对罕见,但加利尔说,海上废弃物和废渔具大量增加导致生物附着(biofouling),即水生生物附着在它们不该在的地方。

「这个罕见、零星的演化过程现在变成日常。」加利尔说。入侵种会威胁生物多样性、粮食安全和人类福祉。例如,来自澳洲的海葡萄1990年抵达地中海,取代了其他海藻,引发了连锁效应,最终导致本地腹足类动物和甲壳类动物的数量减少。

最有效的海洋入侵路线之一是从红海经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加利尔指出,目前在地中海东部455种海洋外来物种中,大多数被认为是随着北向洋流或压载水,搭着塑胶垃圾便车,经运河进入。

许多入侵种已经蔓延到地中海中部和西部,甚至再次搭上漂浮的垃圾便车。加利尔说,除了对关键栖息地产生不利影响外,有些外来种是有毒的,像刺冠海胆和地中海水母,都是原产于印度洋,现在在地中海造成破坏的两个例子。

20年增百倍 学者称:海洋塑胶垃圾是「生态系统改变者」

塑胶漂流不是地中海的专利。在过去的20年间,海洋塑胶数量增加了100倍,巴恩斯称之为「生态系统改变者」。

「尤其是塑胶,在漂浮物数量、种类、大小、结构、目的地以及漂浮时间等方面,都大幅增加了运输的可能性。 此外,当入侵物种抵达并定居时,塑胶也会增加它们在当地的传播范围。」2015年一份报告列出了387个物种,包含微生物、海藻和无脊椎动物,出现在「所有主要海洋区域」的海洋垃圾上,随之漂流。

巴恩斯甚至在南大洋发现了随塑胶垃圾而来入侵种,显示南极低温度并不一定能阻止外来种进入。南极可能对此类入侵种特别敏感,因为当地特有种是在近乎孤立的环境中演化的,而且生存条件范围很窄。

地球上最珍贵的环境生态都可能受到外来种威胁,包括加拉巴哥群岛。该岛污染最严重的海滩上每平方公尺可发现400个塑胶颗粒,其中部分塑胶垃圾已经被认证带来入侵种,不难想像这些入侵种很快就会威胁到岛上著名的独特野生动物。

针对苏伊士运河的问题,加利尔说:「如果我们能坚持污染者付费的原则,欧洲得负起责任,因为运河主要为欧洲服务。」但她也主张立即减少环境中的塑胶数量,严格禁止倾倒垃圾进入海洋。

参考资料:《卫报》(2021年6月14日),Plastic rafting: the invasive species hitching a ride on ocean litter

本文转载自「环境资讯中心」网站,内容由许多专家学者及民间环团,提供国内外环境教育与环保资讯;主题涵盖全球变迁、温室气体控制、环保生活、环境污染防治、生态保育、能源节约与能源效率、绿建筑等各面向。期许能替没有选票的山林、湿地、海洋、土地发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