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天津市蓟州区太子陵旧石器时代遗址考古取得新进展 发掘出土石制品标本158件

天津市蓟州区太子陵旧石器时代遗址考古取得新进展 发掘出土石制品标本158件

天津市蓟州区太子陵旧石器时代遗址考古取得新进展 发掘出土石制品标本158件

天津市蓟州区太子陵旧石器时代遗址考古取得新进展 发掘出土石制品标本158件

天津市蓟州区太子陵旧石器时代遗址考古取得新进展 发掘出土石制品标本158件

天津市蓟州区太子陵旧石器时代遗址考古取得新进展 发掘出土石制品标本158件

天津市蓟州区太子陵旧石器时代遗址考古取得新进展 发掘出土石制品标本158件

天津市蓟州区太子陵旧石器时代遗址考古取得新进展 发掘出土石制品标本158件(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供图)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新华社(记者 周润健):记者20日从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获悉,天津市蓟州区太子陵旧石器时代遗址考古发掘取得新进展,2021年10至11月,该地新发掘出土石制品标本158件。

据悉,此次主动性考古发掘由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吉林大学考古学院和蓟州区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联合完成。遗址所在地背山面河、地势平坦、视野开阔,具备适合古人类在此活动的基本条件,曾在2005年、2015年开展的考古专题调查中,发现和采集到较为丰富的旧石器时代石制品。

吉林大学考古学院副教授王春雪介绍,此次在太子陵旧石器时代遗址发掘出的石制品原料以石英砂岩、燧石为主,兼有少量石英、水晶和铁矿石等;石制品剥片技术以锤击法为主,砸击法偶见;石制品类型组合非常丰富,既有石锤和数量较多的石核,也有砍砸器、尖刃器、刮削器、凹缺器等丰富的工具类型,还见有石片、石叶、断块等。

从地貌部位、地层堆积及出土石制品文化特征来推测,遗址所在地的年代为旧石器时代中晚期,即距今绝对年代应在10万年至1万年之间。目前,遗址发掘采集的测年样本、环境分析样本等已送至国内外专业机构进行分析检测。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考古发掘出土了有磨光痕迹的石器。经专业仪器观察发现,该石器磨制技术成熟,局部人工磨制痕迹清楚,磨制后的刃部棱脊线清晰明显。

“这是全国鲜见的旧石器时代有磨光痕迹的、新的石器工具类型,为研究新旧石器时代过渡、中国早期人类加工使用磨制石器历史和磨制技术起源,提供了重要样本。”王春雪说。

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盛立双表示,综合天津以往和本次太子陵旧石器时代遗址考古发掘发现和成果,证实了天津地区具有不少于10万年的人类发展历史,是华北乃至中国北方地区早期人类繁衍生息、连续交流演化的重要区域。

相关报道:天津太子陵旧石器时代遗址考古有新发现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今晚报(记者 刘筝 通讯员 赵晨):昨日从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获悉,于今年10月至11月开展的天津蓟州北部地区旧石器时代遗址群首次主动性考古发掘取得重要收获,在太子陵旧石器地点出土石制品标本158件,推测其年代为旧石器时代中晚期,标志着天津旧石器考古进入了新阶段。

据了解,此次主动性考古发掘由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吉林大学考古学院、蓟州区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联合完成。其中,太子陵旧石器地点位于蓟州区孙各庄满族乡丈烟台村西的河流二级阶地上,南临泃河的支流淋河,北侧背靠黄花山,东侧与清代荣亲王园寝遗址相邻,黄土发育良好。该地点背山面河、地势平坦、视野开阔,具备适合古人类在此活动的基本条件,曾在2005年、2015年开展的蓟州区北部旧石器考古专题调查中,发现和采集较为丰富的旧石器时代石制品。

在太子陵地点50平方米发掘区域内,文化堆积最厚处达到5.5米,并在5个连续地层堆积中出土石制品标本158件。从该地点地貌部位、地层堆积及出土石制品文化特征,推测太子陵地点的年代为旧石器时代中晚期,即距今绝对年代应在10万至1万年之间。目前,遗址发掘采集的光释光系列测年样本和环境分析样本等已送至国内外专业机构进行分析检测。

本次发掘出土的石制品在文化面貌上呈现出明显的细石器和石片工业两种文化特征。太子陵旧石器地点至少三个阶段的连续文化堆积及其出土遗物,揭示出两种不同石器工业类型,为建立和解决天津旧石器考古遗存编年、遗址类型、文化类型及其发展变化提供了直接材料,标志着天津旧石器考古进入新阶段。

极为难得的是,本次考古发掘出土了1件埋藏于第六层的有磨光痕迹的石器。经实验室超景深电子显微镜观察,该石器磨制技术成熟,局部人工磨制痕迹清楚,磨制后的刃部棱脊线清晰明显。这是目前天津出土唯一、最早,全国鲜见的旧石器时代有磨光痕迹的、新的石器工具类型,为研究新旧石器时代过渡、中国早期人类加工使用磨制石器历史和磨制技术起源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天津样本。目前实验室相关分析研究工作正在进行。

太子陵地点是目前天津考古发现文化堆积最厚、连续地层序列最多、出土石制品标本最丰富的旧石器时代遗址。综合天津以往和本次旧石器考古发掘发现和成果,充分证实天津不仅具有不少于10万年的人类发展历史,同时也是华北乃至中国北方地区早期人类繁衍生息、连续交流演化的重要区域。

相关报道:天津考古有新发现!全国鲜见的旧石器时代工具现身蓟州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总台记者 孙强 孟祥云):总台记者从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获悉,天津太子陵旧石器地点考古发掘取得重要收获。太子陵旧石器地点位于天津市蓟州区孙各庄满族乡丈烟台村西的河流二级阶地上,南临泃河的支流淋河,北侧背靠黄花山,东侧与清代荣亲王园寝遗址相邻,黄土发育良好。

该地点背山面河、地势平坦、视野开阔,具备适合古人类在此活动的基本条件,曾在2005年、2015年开展的蓟州区北部旧石器考古专题调查中,发现和采集较为丰富的旧石器时代石制品。

为深入了解蓟州北部地区旧石器遗址群文化堆积、文化特征和文化类型,持续推进天津地区早期人类探源工作,经报请天津市文物局和国家文物局批复同意,2021年10至11月,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吉林大学考古学院、蓟州区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联合完成该地点首次主动性考古发掘。随后,天津市文物局邀请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吉林大学、河北师范大学、天津市政府参事室等国内相关领域专家学者对考古发现成果进行了咨询评估。考古专家一致认为:以太子陵旧石器地点考古发掘为标志,天津旧石器考古进入了新阶段。

在太子陵地点50平方米发掘区域内,文化堆积最厚处达到5.5米,并在5个连续地层堆积中出土石制品标本158件。从该地点地貌部位、地层堆积及出土石制品文化特征,推测太子陵地点的年代为旧石器时代中晚期,即距今绝对年代应在10万到1万年之间。目前,遗址发掘采集的光释光系列测年样本和环境分析样本等已送至国内外专业机构进行分析检测。

本次发掘出土的石制品原料以石英砂岩、燧石为主,兼有少量石英、水晶和铁矿石等;石制品剥片技术以锤击法为主,砸击法偶见;石制品类型组合非常丰富,既有石锤和数量较多的石核,也出土有砍砸器、尖刃器、刮削器、凹缺器等丰富的工具类型,还见有石片、石叶、断块等。石制品在文化面貌上呈现出明显的细石器和石片工业两种文化特征。太子陵旧石器地点至少三个阶段的连续文化堆积及其出土遗物,揭示出两种不同石器工业类型,为建立和解决天津旧石器考古遗存编年、遗址类型、文化类型及其发展变化提供了直接材料,标志着天津旧石器考古进入新阶段。

极为难得的是,本次考古发掘出土了1件埋藏于第⑥层的有磨光痕迹的石器。经实验室超景深电子显微镜观察,该石器磨制技术成熟,局部人工磨制痕迹清楚,磨制后的刃部棱脊线清晰明显。这是目前天津出土唯一、最早,全国鲜见的旧石器时代有磨光痕迹的、新的石器工具类型,为研究新旧石器时代过渡、中国早期人类加工使用磨制石器历史和磨制技术起源,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天津样本。目前实验室相关分析研究工作正在进行。

太子陵地点是目前天津考古发现文化堆积最厚、连续地层序列最多、出土石制品标本最丰富的旧石器时代遗址。这是天津考古的又一次重大发现,将天津地区早期人类探源工作继续向纵深推进。综合天津以往旧石器考古发现和成果,充分实证天津不仅具有不少于10万年的人类发展历史,同时也是华北乃至中国北方地区早期人类繁衍生息、连续交流演化的重要区域,凸显未来天津旧石器考古的极大潜力和拓展空间。

下一步,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吉林大学考古学院将尽快启动发掘资料分析检测和整理研究,为全面解读、阐释和宣传遗址发掘重要成果提供科学依据和专业支撑。同时,今后择机持续对该地点进行主动性考古发掘,更加全面准确地揭示该遗址的文化内涵,为推进华北地区旧石器考古作出天津贡献。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旧石器时代 石制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