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追寻375年的失落西兰大陆:世界第八大洲仍有许多谜团尚未解开

卫星数据可以用来显示西兰大陆,它看起来像一个浅蓝色的倒转三角形,位于澳大利亚以东

卫星数据可以用来显示西兰大陆,它看起来像一个浅蓝色的倒转三角形,位于澳大利亚以东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新浪科技:国外媒体报道,历经375年之后,科学家发现了世界第八大洲,而它一直就隐藏在我们的眼皮底下。然而,关于这片大陆的谜团至今仍未完全解开。1642年,亚伯·塔斯曼正在执行一项任务的途中。这位经验丰富的荷兰水手蓄着火焰似的小胡子和浓密的山羊胡,热衷于粗暴的审判——后来他曾因喝醉酒而心血来潮,试图绞死他的几个船员。

对当时的欧洲人而言,地球上的这一部分仍然十分神秘,但他们有一个不可动摇的信念,那就是南半球一定存在一大片陆地——事先被命名为“Australis”——才能与北半球的大陆达成平衡。这种对假想大陆的执念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代,但直到此时才有人尝试加以验证。

因此,那一年的8月14日,塔斯曼从他的公司位于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的基地出发,带着两艘小船,向西然后向南,再向东航行,最终抵达新西兰南岛。他第一次与当地毛利人的接触并不顺利:第二天,有几个人划着独木舟冲出来,撞上了一艘在荷兰船只之间传递信息的小船。四个欧洲人死亡。后来,欧洲人又向大约11只独木舟开了一炮,至于有没有打中目标,无人知道。

塔斯曼就这样结束了他的任务。他将这个可怕的地方命名为摩登纳斯湾(Moordenaers Bay,意为“杀人犯”湾)——并没有任何讽刺的意味。几周后,他甚至没有踏上这片新土地就坐船回家了。尽管塔斯曼相信自己确实发现了未知的南方大陆,但很显然,这并不是他所设想的商业乌托邦。他再也没有回到这里。

那时人们已经知道了澳大利亚,其英文“Australia”源于拉丁文“australis”,意为“南方”。但欧洲人认为这并不是传说中他们要寻找的大陆。后来,当他们改变主意时,这片大陆又被命名为“Terra Australis”,即“南方大陆”。

塔斯曼没有想到的是,他自始至终都是对的——曾经确实有一块失落的大陆。2017年,一群地质学家宣布发现了西兰大陆(Zealandia),又称西兰洲,在毛利语中称为“Te Riu-a-Māui”。这片大陆的幅员辽阔,面积达490万平方公里,大约是马达加斯加的6倍。

尽管世界各国的百科全书、地图和搜索引擎一直坚持认为世界上只有七大洲,但这个研究团队自信地告诉全世界,这个结论是错的。世界上有八大洲,而新增加的这个大洲是其中最小、最薄和最年轻的。问题在于,这片大陆有94%都在水下,只有少数几个岛屿(比如新西兰)显露在海面上。换言之,它一直就隐藏在我们的眼皮底下。

新西兰地理科学研究院的地质学家安迪·塔洛克说:“这个例子说明,有些很明显的东西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被发现。”塔洛克是发现西兰大陆的研究团队成员之一。

不过,这仅仅是个开始。四年过去了,这片大陆仍像以往一样神秘莫测,它的秘密被小心翼翼地保存在2000米深的水下。它是如何形成的?那里曾经生活着什么样的生物?它在水下多久了?

艰难的探索

事实上,对西兰大陆的研究一直以来都是很艰难的挑战。1642年,塔斯曼发现了新西兰,一个多世纪后,英国皇家海军军官、探险家兼制图师詹姆斯·库克被派往南半球进行科学航行。官方给他的指示是观测金星凌日并计算出地球与太阳的距离。

但库克还随身携带着一封信,他被要求在完成第一个任务后打开信封。信中包含了一项绝密任务:探索南方大陆。可以说,在到达新西兰之前,库克直接航行穿过了这片大陆。

关于西兰大陆存在的第一条真正线索来自苏格兰博物学家詹姆斯·赫克托尔爵士。1895年,他参加了一次考察新西兰南海岸一系列岛屿的航行。在研究了这些岛屿的地质情况后,他得出结论称,新西兰是“一条山脉的残余,而这条山脉是一片向南和向东延伸、如今已被淹没的大陆区域的顶峰……”

尽管如此,对于西兰大陆可能存在的认识一直十分模糊,直到20世纪60年代也没有什么进展。新西兰地理科学研究院的地质学家尼克·莫蒂默领导了2017年的研究,他表示:“这个领域的进展相当缓慢。”

20世纪60年代,地质学家们终于就“大陆”的定义达成了一致。从广义上,大陆是一个海拔高、岩石种类繁多、具有厚地壳的地质区域。当然,大陆的面积也必须很大。“不能只有一小块,”莫蒂默说。明确了定义之后,地质学家就有了研究的方向——如果他们能收集到足够的证据,就能证明第8个大陆是真实存在的。

然而,这项研究依然停滞不前——发现新的大陆需要解决许多棘手的问题,而且成本高昂。莫蒂默也指出,研究者对此并没有紧迫感。1995年,美国地球物理学家布鲁斯·卢因迪克再次将南半球的这片地区称为大陆,并建议将其命名为西兰大陆。塔洛克称,正是从那时候起,对该大陆的探索开始呈指数增长。

大约在同一时期,《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开始生效,并最终提供了一些严肃的动机。公约指出,各国可以将其合法领土扩展到其专属经济区[距离海岸线200海里(370公里)]之外,以宣称对其“扩展大陆架”——以及该区域包含的所有矿藏和石油——的主张。

因此,如果新西兰能证明自身是一个更大的大陆的一部分,它就能将领土扩大6倍。突然间,进行相关研究的经费变得充足,证据也逐渐积累起来。随着地质学家采集的大量岩石标本,对西兰大陆的研究日益完善。

研究人员也得到了卫星数据的支持,这些数据可以用于追踪地球引力在地壳不同部分之间的微小变化,从而绘制出海底地图。有了这项技术,西兰大陆变得清晰可见,这是一块奇形怪状的大陆,面积几乎和澳大利亚一样大。

当研究人员最终向全世界揭示这块大陆的存在时,它成为了世界上最广阔的海洋领土之一。“这挺酷的,”莫蒂默说,“想想看,地球上每一块大陆上都有不同的国家,(但)西兰大陆上只有三块领土。”

除了新西兰,这片大陆还包括新喀里多尼亚岛、豪勋爵岛和伯尔的金字塔。新喀里多尼亚岛是法国的海外属地之一,以瑰丽的泻湖而闻名;豪勋爵岛和伯尔的金字塔都是属于澳大利亚的岛屿,后者被一位18世纪的探险家描述为“比一艘船还小”。

神秘的拉伸

西兰大陆最初是古冈瓦纳超级大陆的一部分,后者形成于大约5.5亿年前,基本上是南半球所有陆地的总和。西兰大陆占据了冈瓦纳大陆东侧的一个角落,与其他几个地区接壤,包括西南极洲的一半和整个东澳大利亚。

然后在大约1.05亿年前,“由于一个我们还没有完全理解的过程,西兰大陆开始从冈瓦纳大陆剥离,”塔洛克说。

大陆地壳通常深约40公里,明显比深约10公里的大洋地壳厚得多。而对于西兰大陆,由于拉伸的程度如此显著,其地壳只向下延伸了20公里。最终,这块极薄的大陆——虽然没有像正常海洋地壳那么薄——下沉了,消失在海底。

尽管西兰大陆很薄,而且被水淹没,但地质学家很确定那就是一块大陆,因为那里发现了各种各样的岩石。大陆地壳往往由火成岩、变质岩和沉积岩组成,如花岗岩、片岩和石灰岩等,而海洋地壳通常只是由火成岩组成,如玄武岩。

不过,地质学家们仍然有许多未解的谜题,他们对西兰大陆不同寻常的起源特别感兴趣,也有些困惑。例如,尚不清楚地壳这么薄的西兰大陆如何保持在一起,而没有分裂成更小的“微大陆”。

另一个谜题是西兰大陆究竟是何时淹没于水下,以及是否真的曾经由陆地组成。目前高于海平面的部分其实是太平洋和澳大利亚板块挤压而形成的山脊。塔洛克表示,关于西兰大陆(除了几个小岛之外)是一直被淹没,抑或曾经是一片完全干燥的陆地,研究者意见不一。

这也提出了一个问题:这片大陆上曾经生活着哪些生物?

冈瓦纳大陆气候温和,拥有1.01亿平方公里的活动范围,是众多植物和动物群的家园,包括最早的四肢陆生动物,以及后来的诸多庞然大物,比如雷龙。那么,西兰大陆的岩石中是否完好保存了这些动物的遗骸呢?

关于恐龙的争论

陆地动物的化石在南半球很罕见,但在20世纪90年代,人们在新西兰发现了一些恐龙化石,包括一种巨大的长尾、长颈恐龙(一种蜥脚类恐龙)的肋骨,一种有喙食草恐龙(棱齿龙类)和一种甲龙。2006年,研究者在新西兰南岛以东约800公里的查塔姆群岛发现了一种大型食肉动物(可能是一种异特龙)的脚骨。至关重要的是,这些化石都可以追溯到西兰大陆从冈瓦纳大陆分裂出去之后。

然而,这并不一定意味着恐龙曾漫步于西兰大陆的大部分地区——这些岛屿可能是恐龙的避难所,而其他区域则像现在一样都被海水淹没。新西兰地理科学研究院的地质学家鲁珀特·萨瑟兰说:“这个问题长期存在争论,包括在没有连续陆地的情况下是否可能出现陆地动物,以及如果真的没有连续陆地的话,它们是否会灭绝。”

这场争论随着新西兰最古怪也最受人喜爱的居民之一——几维鸟——的发现而变得更加复杂。这是一种矮胖的、不会飞的鸟类,长着嘴须和像头发一样的羽毛。奇怪的是,DNA研究显示,与几维鸟关系最近的并不是长期以来认为的恐鸟,而是马达加斯加岛的象鸟。几维鸟属于无翼鸟目,象鸟属于隆鸟目,恐鸟则属于恐鸟目,而它们都属于鸟纲下的古颚下纲,又称平胸小纲。几维鸟与恐鸟曾生活在同一个岛上,直到后者于大约500年前灭绝;体型更为巨大的象鸟则在大约800年前灭绝。

这一发现让科学家相信,几维鸟和象鸟都是由生活在冈瓦纳大陆上的共同祖先演化而来的。这块超级大陆花了1.3亿年才完全分裂,留下的碎片散落在全球各地,形成了南美洲、非洲、马达加斯加、南极洲、澳大利亚、阿拉伯半岛、印度次大陆和西兰大陆。

这反过来也暗示着,目前被淹没的西兰大陆至少有部分地区一直处于海平面之上,除了在大约2500万年前,整个大陆——甚至可能整个新西兰——都被认为沉入了海底。萨瑟兰说:“有观点认为,所有的动植物都是后来移居到这里的。”那么,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尽管不可能直接从西兰大陆的海底收集化石,但科学家一直在通过钻探来探测其深度。“实际上,最有用且最独特的是那些在非常浅的海洋中形成的化石,”萨瑟兰说,“因为它们留下了记录——那里可能有无数非常独特的微小化石。”

2017年,一个团队对该地区进行了迄今为止最广泛的调查,在6个不同地点向海底钻了超过1250米的深度。他们收集的岩心中含有陆地植物的花粉、孢子和生活在温暖浅海的生物的外壳。

萨瑟兰说:“当你发现一些深度只有10米左右的水体之后,其周围就很可能存在陆地。”他解释称,花粉和孢子也暗示了西兰大陆曾经未被淹没的可能性。

弯曲变形的边界

西兰大陆的形状是另一个令人费解的谜题。“如果你看一看新西兰的地质图,会发现两个十分突出的特征,”萨瑟兰说。其中之一是阿尔卑斯断层,这是一条沿南岛延伸的板块边界,非常显著,从太空中都能看到。

第二个特征是,新西兰的地质形态——以及更广阔的大陆地质形态——异常弯曲。它们都被一条水平线一分为二,而这条水平线正是太平洋板块与澳大利亚板块的交汇处。此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将大陆的下半部分扭曲了,不仅使之前连续的岩石带不再连成直线,甚至几乎扭成了直角。

一个简单的解释是,构造板块发生了移动,并以某种方式变形。但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何时发生的,科学家依然无从知晓。“有各种各样的解释,但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未解之谜,”塔洛克说。

萨瑟兰解释称,我们在短期内不太可能了解西兰大陆所有的秘密。“当一切都在水下2公里处,而你需要采样的岩层也在海床下500米深处时,很难有所发现,”他说,“探索这样一个大陆确实很有挑战性。这需要大量的时间、金钱和努力,需要船只和调查区域。”

不过,对世界第八大洲的探索至少表明,在塔斯曼的发现近400年后,这片大陆仍然有许多令人着迷之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