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人类处于食物链的顶端吗?

人类处于食物链的顶端吗?

人类处于食物链的顶端吗?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新浪科技(任天):国外媒体报道,无论是狮子、老虎,还是大白鲨,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都是顶级捕食者,其食物几乎全部由肉组成。这些动物几乎没有天敌——除了人类。那么,如果人类是顶级捕食者的捕食者,是否就意味着我们处于食物链的顶端?

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你如何定义“捕食者”,即杀死其他动物的目的是否是为了吃;此外,这还取决于是史前人类还是现代人类。

在生态学研究中,人类在食物链上的位置并不取决于什么动物会捕食我们,也不取决于我们杀死了什么动物。相反,“这完全取决于你吃什么”。根据这个定义,答案是否定的——人类并不是顶级捕食者,因为我们不会吃掉我们杀死的所有动物。

在全球食物链中,人类营养水平(HTL)可以计算为人类饮食中每个物种的平均营养水平,并按该物种在营养中形成的比例加权饮食。科学家通常用1到5级来给营养水平打分:利用阳光获取能量的植物和其他初级生产者为第1级,食草动物属于第2级;同时,第3级的物种只吃食草动物,第4级的物种只吃第3级的食肉动物,以此类推。从多个营养级别获得食物的物种,比如杂食动物,可以用它们所吃食物的平均营养水平再加1来打分。例如,一种只吃50%植物和50%食草动物的动物,将是第2.5级的杂食动物。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关于世界各地人类食物消费的数据,科学家们为我们所吃的每一种食物都分配了一个营养级别,研究指出平均而言,人类每天80%的热量来自植物,20%来自肉类和鱼类。综合起来,可以得出人类的平均营养水平为2.21——介于凤尾鱼和猪之间。但是,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人类营养水平是不一样的。例如,在2009年的布隆迪,植物占当地饮食的96.7%,使该国人口的营养水平达到2.04;在同一时期的冰岛,人们的饮食中约有50%的肉类,其营养水平为2.57。

当然,人类对其他动物的威胁要比凤尾鱼和猪大得多。一些科学家认为,人类对其他物种的压力正使我们成为“超级捕食者”;不过,这个术语更多地是描述人类杀死其他物种的惊人速度。在2015年发表于《科学》(Science)杂志的一份报告中,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的科学家将人类狩猎者和渔民的活动与其他陆地和海洋捕食者的活动进行了比较。他们发现,人类杀死成年猎物的速度是其他捕食者的14倍。

人类对野生动物的影响是无比巨大的,但人类并不是“超级捕食者”,应该算是另一种形式的“顶级捕食者”。在生态学中,“捕食者”有着明确的定义:它们会吃掉自己杀死的猎物。

在很大程度上,我们并不是为了吃而杀死野生动物。例如,狮子数量下降的主要原因是栖息地丧失和与人类的冲突——包括对人类生命和牲畜的威胁。与此同时,根据《鱼类与渔业》(Fish and Fisheries)杂志2017年的一项研究,海洋渔业从业者会将总渔获量的10%至20%作为副渔获物扔掉。海洋捕捞中,大量在无意中被捕获的动物经常会受伤或死亡,捕食者会吃掉它杀死的东西,因此更适合人类的术语应该是“超级消费者”。

从历史的角度看,远古人类的食物组成和捕杀的动物之间可能没有太大的差别。回顾人类生理学、遗传学、考古学和古生物学等方面的研究结果,重建更新世(260万到11700年前)人类祖先的营养水平会发现,人类很可能是顶级捕食者,在大约200万年的时间里主要以肉类为食,直到1.2万年前,最后一个冰期结束。人类在生理上与食肉动物的相似点要多于与食草动物,比如人类的胃液具有很高的酸性,能够分解复杂蛋白质并杀死有害细菌;同时,较高的脂肪也能够让人类在下一次捕获到大型猎物之前度过一段空腹期。

人体中多种氮同位素的比例往往会随着饮食中肉类的增加而升高。科学家通过对古代人类遗骸的分析发现,其氮同位素的比例要高于以植物为主饮食的人指甲和头发中的氮同位素比例。从本质上说,这项分析结果是证明古代人类食用大量肉类的又一证据。

一些变化可能导致人类从食物链顶端向下滑落,主要的变化是猛犸象等大型动物的消失。大约在同一时期,人类开始发展一些新的技术,比如用于加工谷物的石制工具,使他们能够摄食更多的植物(农业的出现仍有待时日)。

不过,即使人类曾经是肉食为主的顶级捕食者,并不意味着现代人类应该爬上更高的营养层级。不能因为过去的人类是食肉动物,就说我们现在一定处于食物链的顶端,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对肉类的热爱与食肉的更新世祖先有着莫大的关系。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