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虎年老虎安心过马路 野生动物桥梁能有效减少路杀

44号国道上有印度第一个专为野生动物打造的地下通道。图片来源:Wildlife Institute of India

44号国道上有印度第一个专为野生动物打造的地下通道。图片来源:Wildlife Institute of India

大阿尔卑斯公路穿过澳洲东南部,威胁极度濒危的山地姬袋貂生存。图片来源:Australian Alps(CC BY-NC-ND 2.0)

大阿尔卑斯公路穿过澳洲东南部,威胁极度濒危的山地姬袋貂生存。图片来源:Australian Alps(CC BY-NC-ND 2.0)

目前印度的多车道高速公路仍时常发生与大型猫科动物的车祸,但环保人士表示,地下通道显示印度公路网急需更多的野生动物廊道。图片来源:Wildlife Institu

目前印度的多车道高速公路仍时常发生与大型猫科动物的车祸,但环保人士表示,地下通道显示印度公路网急需更多的野生动物廊道。图片来源:Wildlife Institute of India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环境资讯中心(姜唯 编译;林大利 审校):随着人类在地球上的足迹不断扩大,道路将栖地切得支离破碎,为野生动物建造的生态廊道近年也愈来愈普及。

研究证实 野生动物桥梁能减少85~99%车祸发生

2021年1月份,瑞典推出一系列「改造工程」以帮助驯鹿穿越该国的主要道路,在南部斯堪尼已完成三项生态工程。

在美国加州南部,世界上最大的野生动物天桥将于今年动工,连接洛杉矶北部近亲繁殖日益严重的美洲狮族群。拜登政府1.2兆美元的基础建设计画,有3.5亿美元用于野生动物天桥,以期减少每年数十亿美元的撞击事故成本。

「十年前,野生动物桥梁还处于试验阶段。我们不知道它们到底有没有用。现在证实,这些桥梁可以大幅减少野生动物车祸,某些情况下甚至减少高达85~99%,」蒙大拿州立大学道路生态学专家罗伯.艾曼特(Rob Ament)说,「许多物种都适用,即使是在北达科他州大平原上也会遇到驼鹿。」

如今每个大洲都有野生动物桥梁,肯亚山附近有一个大象的地下通道;荷兰拥有一套生态工程网络,帮助该国140多年来的第一个狼群在这个人口稠密的国家扎根;在爪哇,悬空的水管可拯救濒临灭绝的懒猴;密西西比河上有一座野牛桥,帮助动物渡河。

五项代表性生态廊道

《卫报》(The Guardian)特别介绍了全球五个代表性生态廊道工程。

美国佛州鳄鱼小径

美国75号州际公路佛州段长129公里,又名「鳄鱼小径」(Alligator Alley),将大沼泽地一分为二。当地巨大的湿地,是成千上万只短吻鳄、鹿和濒临灭绝的佛罗里达黑豹的家园。但鳄鱼小径曾经因为野生动物路杀严重而恶名昭彰。今天,这个路段下有好几十个地下通道和围栏,让野生动物可以穿越。透过隐藏式摄影机可看见黑豹、黑熊、臭鼬、鹿、蝙蝠、鸟类甚至鱼类都会使用这些通道。人们希望该州的野生动物桥梁网络可以向北扩展,以连接佛罗里达黑豹的潜在栖息地。

「鳄鱼小径的围栏很重要,高达3公尺的网状围栏,顶部还有三股带刺铁丝网,就是为了让野生动物远离道路和十字路口,」佛罗里达州交通部的设计工程师布兰特.塞切尔(Brent Setchell)说。他从路上黑豹和熊的撞击事故地点找出最需要的路口。 「最棒的是,我们四、五年前才开始监测这些通道,现在已能发现大量的野生动物。」

澳洲大阿尔卑斯公路「爱的隧道」

大阿尔卑斯公路穿过澳洲东南部的维多利亚阿尔卑斯山,是极度濒危的山地姬袋貂的生存威胁。尽管小希金博特姆山上只有大约150只有袋动物,但检测发现被道路隔开的亚群之间已存在遗传差异,而这些亚群也受到野火、食物来源消失和入侵物种的威胁。

保育人士决定在孤立的群体之间盖一条「爱的隧道」,以改善族群间配对状况,增加它们的存活机会。在过去的两个夏天,爱的隧道中已观察到30只袋貂,通常在它们从冬眠醒来的春天就开始活动。这些小型有袋动物可以在短短15秒内穿过近15公尺长的隧道──有时快到感应式相机无法捕捉到。

印度的老虎通道

印度第一个专为野生动物打造的地下通道,是环境人士得来不易的胜利。 Pench老虎保护区现有九个廊道,是法院下令在印度最长的公路上设立的缓解措施。该公路全长4112公里,贯穿印度中部的44号国道。

目前印度的多车道高速公路仍然时常发生与大型猫科动物的车祸,但环保人士表示,地下通道的效果显示,印度公路网急需更多的野生动物廊道。 2019年透过隐藏式摄影机发现,至少有18个物种在使用这些廊道,包括老虎、亚洲豺犬、懒熊、麝香猫和豹。

孟买野生动物保护信托基金(Wildlife Conservation Trust)的道路生态学家帕里瓦卡姆告诉媒体,现在印度愈来愈多基础建设有野生动物廊道,目前正在盖的1380公里德里至孟买高速公路,就包含印度第一座动物桥梁。

不丹的大象通道

不丹喜马拉雅山脉东缘的森林中有近700头亚洲象。这个夹在中国和印度之间的佛教小国以壮观的景观和环境领导力而闻名,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负碳国家之一。在长183公里的东西向高速公路上,不丹建造了第一条大象地下通道,以帮助它们穿越道路。 2015年至2017年在通道附近记录到70群大象,其中3/4会使用这个通道。

哥斯大黎加的树懒桥

野生动物通道不一定是桥梁或地下道。哥斯大黎加用天桥帮助树懒、猴子和其他野生动物过马路,以减少车祸、家犬袭击和触电事故。这些绳桥的成本约为200美元,由树懒保护基金会安装在该国加勒比海岸的热带雨林,受当地人为开发影响,栖地因而被切断。对移动缓慢的生物来说,过马路往往会致命。树冠桥也有助于减少近亲繁殖。

树懒保护基金会负责人瑞贝卡.克利夫(Rebecca Cliffe)稍早向媒体表示:「人们以为这些动物的生存能力太差,因为你看到的是它们笨拙地过马路、试图四处走动的样子。但在串连无碍的热带雨林中,它们其实是生存大师。」

参考资料:《卫报》(2021年12月29日),Animal crossings: the ecoducts helping wildlife navigate busy roads across the world

本文转载自「环境资讯中心」网站,内容由许多专家学者及民间环团,提供国内外环境教育与环保资讯;主题涵盖全球变迁、温室气体控制、环保生活、环境污染防治、生态保育、能源节约与能源效率、绿建筑等各面向。期许能替没有选票的山林、湿地、海洋、土地发声。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野生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