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科学期刊《人与自然》:爱自拍的游客可能会害野生大猩猩染上COVID-19与其他疾病

科学期刊《人与自然》:爱自拍的游客可能会害野生大猩猩染上COVID-19与其他疾病

科学期刊《人与自然》:爱自拍的游客可能会害野生大猩猩染上COVID-19与其他疾病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RACHEL NUWER 编译:钟慧元):研究人员发现,游客在Instagram上与大猩猩的自拍照中,绝大部分都违反了旨在保护这些濒危大猿的社交距离规范。

COVID-19并不只是人类疾病——动物也可能会感染。到目前为止曾被感染的物种包括有家猫、狮子、老虎、貂和狗。1月时,圣地牙哥野生动物园有三只大猩猩检测出COVID-19阳性,是非人类灵长动物的首批案例。

这些大猩猩——可能是因为遭到无症状的照护员传染——已经痊愈,有接受部分医疗协助。 49岁的大猩猩群首领温斯顿,原本就有潜在的心脏疾病,结果发展成肺炎,医生开了抗生素、心脏病药还有单株抗体(monoclonal antibody)疗法。

大猩猩会遭冠状病毒感染,学者并不意外,因为人类和灵长类极为相似,而灵长类包括有大猩猩、黑猩猩和红毛猩猩。现在他们担心的,是野外的这些动物也可能接触到COVID-19。

一项发表在科学期刊《人与自然》(People and Nature)中的新研究显示,这种风险是真实存在的。

为了解在这些濒危灵长类所栖息的三个国家——乌干达、卢安达和刚果民主共和国——中,观光客和野生的山地大猩猩之间的距离到底有多近,有一个科学家团队分析了在大流行爆发之前观光客跟这些动物的自拍照。他们发现,大部分人贴的照片中,他们跟大猩猩的距离都近到超出许可,通常近到能传播像是冠状病毒之类的疾病。

「我们看到的,是大家未必会乖乖遵守规则,而在过去七年期间,观光客和大猩猩之间的平均距离已经愈来愈短,」英国牛津布鲁克斯大学(Oxford Brookes University)讲师、也是《人与自然》中该篇研究共同作者的玛格达莲娜.斯文森(Magdalena Svensson)说。

监督野生物种状态的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发行了野生大猿观光产业的最佳措施指导原则,建议和这些动物保持至少7公尺距离,而且要戴口罩。乌干达、卢安达和刚果人民共和国在大流行之前就已经采取了这项7公尺规则,不过只有刚果人民共和国要求要戴口罩。

大猩猩观光业现在已经开始营运,不过有容量控管,而且也有比大流行之前更严格的保护措施。但斯文森警告,如果没有进一步严格执行并加强这些规范,这些动物就会处于感染COVID-19的极大风险中。

「我们不希望停掉大猩猩观光业,或不让大众去看这些不可思议的动物,但我们希望尽可能保持大家的安全。」她说。

处于感染风险之中

观光业是灵长类保育的一大利多,会带来能支持保育努力与当地经济的重要资金。因为观光业会让观光客和巡逻员进入动物所在地区,也让当地人看到了维持大猿健康生活的价值,因此也有助于让盗猎者远离。

但因为我们和大猿在遗传上非常相似,人类常传染一些疾病给它们,从大肠杆菌、疥疮、梨形鞭毛虫到肺炎都有。

呼吸系统疾病特别难熬。有好几种通常会在人类身上引起类似感冒症状的病原体,对大猿来说却可能致命——这类病毒是某些族群的主要致命因素。像是在2016和2017年,乌干达基巴莱国家公园(Kibale National Park)的黑猩猩群中爆发了人类的呼吸道疾病,光是在一个为数205的族群中,就造成了25只黑猩猩死亡、44%的个体受感染。

圣地牙哥动物园的大猩猩是已知第一批在实验室以外感染COVID-19的灵长类。科学家在实验上已经确定非洲绿猴、恒河猴、食蟹猕猴都会感染这种病毒,并出现严重症状。

「几乎可以确定所有大猿类和多种猴子都很容易受COVID-19感染并生病,」威斯康辛麦迪逊大学的流行病学家东尼.戈柏格(Tony Goldberg)说。

如果野生大猩猩感染了COVID-19,几乎可以确定它们会比圣地牙哥动物园内的圈养动物更严重,因为动物园里的动物有「绝佳的兽医照护,」戈柏格补充道:「这可能会在大猩猩家族间迅速扩散,因为它们总是一起行动。」

有创意的研究

斯文森和同事们有兴趣的,是想去看大猩猩的人是否能严格遵守IUCN的规范。因为目前有旅游禁令,所以他们在Instagram上搜寻关于观光客在野外是否会遵守规范的深入资讯。 「我们努力以创意进行有益于灵长类保育的研究,即使是[远距]。」斯文森说。

这项利用主题标签(hashtags)「#大猩猩之旅」和「#追踪大猩猩」所进行的研究,找出了从2013到2019年间跟山地大猩猩一起拍摄的858张自拍照。斯文森和同事个别估算每一张照片中大猩猩和摄影者之间的距离。如果他们的估计有显著差异,就会找第三位同事来判断距离。

这项结果所展现的,并不是所有观光客在野外面对现存约1000只左右的山地大猩猩时所有行为的全貌,但确实指出了有相当多人并没有遵守规则。在这858张自拍照中,有86%是在距大猩猩4公尺内拍摄,而另一方面,只有3%的照片是按照要求、在至少7公尺以外拍摄的。其中25张照片中,人都已经碰触到大猩猩了。

观光客似乎是偷偷摸摸地靠这些大猿愈来愈近:在所研究的这六年期间,人和大猩猩之间的平均距离减少了约90公分。

学者也检视了自拍照中使用口罩的状况。在刚果民主共和国,也就是要求戴口罩的地方,他们发现有65%的人有戴口罩。在没有强制戴口罩的乌干达和卢安达,拍自拍的人没有一个戴的。随着田野调查和野生动物观光业慢慢恢复开放,卢安达和乌干达现在也都要求要戴口罩,并且把安全距离从7公尺增加为9.7公尺。目前还不清楚这些改变是不是永久性的。 (带访客去看大猿的国家地理远征团均遵守政府野生动物当局所订定之安全规范。)

「应该好好称赞一下这篇研究的作者,因为他们把自拍照视为未经妥善运用的资料来源。」并未参与这篇研究的戈柏德说:「光靠访问观光客和导游,很难取得和野生猿类相遇时的正确资讯,而照片可以揭开这些旅游经验的不同方面,而且这若不靠照片,是很难看出来的。」

改变的机会

自拍照研究所揭开的问题,并不是只有大猩猩碰到,戈柏德补充说。在2018年,纽约城市大学的研究生、也是和戈柏德合作的达西.葛莱瑟(Darcey Glasser),在乌干达参加了101次的赏黑猩猩行程,观察到超过900起观光客在黑猩猩区域进行可能散布疾病的生理行为──像是咳嗽、打喷嚏、小便、吐痰等等。葛莱瑟在2021年一月发表的报告中也描述,他观察到几千次观光客去触摸黑猩猩可能碰到的树干或树枝。虽然碰触树木并未违反任何现行法规,但这也是疾病可能传播的许多种模式之一,只要采取更严厉的措施就能减少。葛莱瑟总结说。

斯文森说,她希望冠状病毒大流行能有助改善灵长类观光业的规范与执行。她说,口罩现在已经是常态,也很容易就能列为所有观察灵长类活动的强制配备。

葛拉蒂丝.凯勒玛-奇古苏卡(Gladys Kalema-Zikusoka)是乌干达非营利组织、旨在促进人类与大猩猩及其他野生动物共存的「从公卫做保育」(Conservation Through Public Health)的兽医兼创办人,她也希望COVID-19能为积极的改变提供推动力。

「这项研究结果对创造负责任的大猩猩、黑猩猩与红毛猩猩观光产业会非常有用,也能应用到其他灵长类动物身上。」她表示。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大猩猩 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