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为什么接种疫苗会引起副作用?何时该担忧?

为什么接种疫苗会引起副作用?何时该担忧?

为什么接种疫苗会引起副作用?何时该担忧?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LINDA MARSA 编译:涂玮瑛):注射疫苗后出现发冷、头痛、疲倦的症状是非常正常的,但接种后的反应可能有很大差异,而且它们无法反映出你的免疫系统会如何回应COVID-19感染。

副作用或许是种阻止人们接种疫苗的强力威吓因子。为了应对这个问题,明尼苏达州的一群任职于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与梅约诊所的科学家在1991年设计了一项实验,研究这些令人不适的反应有多频繁出现。

这项研究纳入了三百多名超过65岁的退伍军人,他们要么先注射一剂流感疫苗,两周后再注射作为安慰剂的生理食盐水,要么先注射一剂安慰剂,两周后再注射真正的疫苗。

梅约诊所人口健康科学计画的医学主任罗伯特.杰克布森(Robert Jacobson)说,当研究人员解盲这项研究来检视接受疫苗与安慰剂的受试者时,副作用在两组之间是平均分配的。杰克布森说:「大约5%的受试者说他们一辈子从来没这么不舒服过。」这些人里有一半接受了安慰剂,却主诉自己出现这辈子最严重的头痛或最严重的发烧。杰克布森说,重点就在这里:「我们很容易把过敏反应跟紧张或情绪甚至焦虑导致的肠胃不适混淆在一起。」

近期研究显示,有些副作用──即使是来自COVID-19疫苗的副作用──根本不是疫苗导致的,而是我们自己的恐惧。杰克布森:「我们曾在军队看过这种现象,年轻的新兵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忍受任何事,却在打针时昏倒,这是因为他们的身体反应过度。」

这对于医疗专业人员或许是一个很有用的资讯,他们可以安慰病患:大部分副作用都是正常且可预期的──而且甚至可能不是疫苗引起的。举例来说,在辉瑞-BioNTech疫苗的研究中,接受安慰剂且介于16到55岁的受试者里有23%的人主诉第二次注射后感到疲倦,有24%的人出现头痛症状。

研究确实显示,接受第二次注射的受试者中有高达70%的人出现某种反应。有些人手臂上的注射部位有酸痛感。他们可能出现搔痒或荨麻疹,或是一系列类流感症状,例如发冷及发烧、头痛,或令人虚弱的疲倦,这些症状可能使他们卧床一两天。杰克布森说,尽管如此,我们依然必须客观审查这些副作用,「因为这些副作用是轻微、暂时且短期的反应,会在几天内就消失了」。

造成免疫反应的是什么?

目前已核准的COVID-19疫苗(辉瑞、莫德纳、娇生的疫苗)都含有制造棘蛋白的基因蓝图,而棘蛋白位于冠状病毒表面,使病毒能感染人类细胞。人类细胞接受这些指令时,就会大量生产棘蛋白复制体。但因为这些细胞只是制造病毒的一部分而非完整的病原体,所以我们不会生病。不过,虽然外来棘蛋白不会致病,但它能活化一种有两个阶段的免疫反应──这就是我们想要它发挥的功能。

身体对于COVID-19疫苗的立即生理反应是由先天免疫系统造成的。当人接受注射时,一批称为巨噬细胞及嗜中性球的白血球会抵达注射部位,开始制造称为细胞激素的化学物质。这种反应会引起各式各样的症状,从注射部位发炎及肿胀,到发烧、疲劳、发冷,全都涵盖在内。

因此,副作用是一种对于疫苗接种的自然反应。这种反应称为「反应原性」(reactogenicity),意思是疫苗促使身体产生强烈的初始免疫反应,并引发各式各样的症状。在大约360万名于2月参与一项调查的接种者中,约70%的人表示注射部位感到疼痛,33%的人觉得疲倦,29%的人出现头痛,22%的人有肌肉疼痛,还有11%的人在打了第一剂COVID-19疫苗后经历发冷与发烧。这些症状在注射第二剂疫苗后更加明显。尽管如此,先天免疫反应却是很短暂的,只会维持几天而已。

为什么对疫苗的反应会有所不同?它们又代表什么意义?

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在注射COVID-19疫苗后出现副作用。有些人打了两剂后都觉得一切正常。苏詹.希瑞斯塔(Sujan Shresta)说,科学家其实不知道箇中原因。她是加州拉荷亚免疫学研究所传染病与疫苗研究中心的免疫学家。 「但每个人发展免疫反应的过程不同,这并不是令人意外的事。」

有几项因素可能会促成这样广泛的差异。举例来说,女性通常比男性拥有更强烈的免疫反应,这或许是她们更容易出现疫苗注射副作用的一部分原因。

「我们各自都拥有独特的免疫系统。」费城宾州大学免疫学研究所的所长约翰﹒韦利( John Wherry)说:「这几乎就像是我们自身的免疫指纹一样,它是由遗传学、性别、饮食、我们的环境,甚至我们的生活史驱动的,而这些因子就是我们的免疫系统在过去曾暴露过,且经过多年训练来产生反应的事物。」

即使你没有出现不适的反应,疫苗仍然会发挥效果,因为免疫系统的真正作用──以及疫苗的真正作用──发生在免疫反应的第二阶段,也就是后天免疫反应。在这个阶段,透过疫苗产生的棘蛋白会训练B细胞制造与病毒匹配的抗体,也会训练T细胞寻找并摧毁受感染的细胞。不过,身体需要几天到几周时间才能提供这种对抗病毒的长期保护。

这也是为什么人们往往会对第二剂疫苗产生更加强烈的反应。注射第一剂后三周,免疫系统已经有所准备,B细胞和T细胞也准备好战斗了。注射第二剂时,先天与后天系统都会做出反应。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不确定对疫苗产生严重反应是否能够用来衡量免疫系统的强度。我们也不知道这是否代表缺乏强烈先天反应的人会更容易感染COVID或更有抵抗力。韦利说:「我们其实没有这方面的任何资料──具有强烈副作用的人是否会有更严重的COVID感染,且反之亦然呢?我们并不确定。」

女性出现较多副作用

在2月一项检视第一批1370万名COVID-19疫苗接种者的研究中,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CDC)发现,尽管只有61.2%的疫苗是给予女性,但通报反应的人却有将近80%是女性。同样地,CDC也报告了所有对于莫德纳疫苗的过敏性反应都发生在女性身上;在47名对于辉瑞疫苗产生过敏性反应的人中,有44名是女性。

在美国接种娇生疫苗以及在欧洲与英国接种阿斯特捷利康疫苗之后,大多数出现严重凝血问题的人都是女性。宾州大学的韦利说:「一直有人怀疑是荷尔蒙的影响──每当你看到明显的性别差异时,荷尔蒙永远是第一个罪魁祸首。」

其他几项因子可能也会引起这种性别不平衡。女性似乎也拥有更强大的免疫系统,不论是先天反应或后天免疫反应都是如此。拉荷亚免疫学研究所的希瑞斯塔说:「女性产生的抗体反应会比男性强烈,但这是一把双刃剑,因为这也是女性比男性更容易罹患自体免疫疾病的原因。 」

其他研究已经显示,女性对半剂流感疫苗的反应就跟男性对整剂疫苗的反应一样,所以女性可能不需要完整剂量的COVID-19疫苗。 「我们有这种一体适用的概念,但这可能是女性出现反应的机率较高的一部分原因。」约翰霍普金斯彭博公共卫生学院的一名专精于性别研究的科学家罗丝玛丽.摩根(Rosemary Morgan)说:「其中也有行为上的因素──女性比较有可能去看医生,也比较积极通报不适的症状。」

副作用与不良事件

「不过,副作用和不良事件──两者常常混合在一起──并不相同,」韦利说:「副作用相当常见,大概有50%到70%的发生率。而不良事件却罕见又出乎意料,例如凝血障碍。」

大约每100万人中有二到五人会在注射后立即出现过敏性反应,这是一种会导致血压骤降及呼吸困难的严重过敏反应。但即使是这种反应,也能轻易用速效注射型肾上腺素EpiPen和抗组织胺治疗,这就是所有人都被要求在注射COVID-19疫苗后停留15分钟的原因。

与娇生疫苗有关的血块问题是在接受疫苗后6到13天内发生的,这种问题可能很危险,甚至危及生命。不过,它的发生率非常低;840万剂疫苗中只有23个确诊病例而已。

奥弗.利维(Ofer Levy)说:「这非常罕见。」他是波士顿儿童医院精准疫苗计画的主任,也是哈佛医学院的儿科教授。 「感染COVID然后可能死亡的风险比因为打疫苗而出现血块的风险高多了。」

我们是否发现所有不良反应了呢?

有些人担忧,可能还有大多没被通报的其他不良反应。

美国核准的这三种COVID-19疫苗已经在临床试验中的数万名受试者身上测试过,而且制造商必须追踪至少一半的疫苗接种者在接受两剂疫苗后两个月以上的状况。不过,既然现在有超过1.26亿名美国人已经完全接种疫苗,那些没有在规模较小的人类临床试验中显现的罕见副作用可能会浮现出来──这就是为什么监测系统是非常重要的。

美国有一系列拼凑在一起的系统:疫苗不良事件通报系统(Vaccine Adverse Event Reporting System; VAERS)、疫苗安全资料连结网(Vaccine Safety Datalink),以及CDC的新型手机追踪计画v-safe。

凯瑟琳.叶(Katherine Yih)说,这些系统都有限制,包括「有人必须怀疑这些健康问题与疫苗接种有关,然后大费周章填写表格」。她是哈佛医学院的生物学家兼流行病学家,专精于传染病、预防接种、疫苗安全性监测。 「我们有一套强大的监测系统,但我们不能肯定它侦测到一切。」

此外,这些事件只显示出相关性。换句话说,如果有人接种疫苗后死亡或中风,临床医师无法确定这是否由疫苗引起。只有进一步研究才能揭露真相。

与娇生疫苗有关的罕见凝血障碍获得迅速确认的过程令人安心不少。起初有六个病例被通报,促使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与CDC暂停该疫苗的使用。当CDC的预防接种咨询委员会(Advisory Committee on Immunization Practices)在去年4月召开以决定该疫苗的命运时,700万名接种疫苗的人里已经发现了15个病例。 「我们能够发现这个问题与娇生疫苗的关联──这种关联非常罕见──显示出我们的安全计画有多么优秀。」梅约诊所的杰克布森说:「在这场疫情大流行的目前阶段,每百万人里少于三人的风险原本不该纳入我们考量如何行事的演算过程的。」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