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新研究显示人们对青花菜等食物苦味的反应与他们感染COVID-19的严重程度有相关性

新研究显示人们对青花菜等食物苦味的反应与他们感染COVID-19的严重程度有相关性

新研究显示人们对青花菜等食物苦味的反应与他们感染COVID-19的严重程度有相关性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BILL SULLIVAN 编译:涂玮瑛):研究人员正在调查所谓的「超级味觉者」是否可能拥有对抗严重感染的优势。这说来有点诡异,不过有一项新研究显示,人们对苦味的反应与他们感染COVID-19的严重程度有相关性。

这是一项让人兴奋的见解,因为在过去16个月里,大家渐渐发觉人们对SARS-CoV-2的反应是不可预测的。我们无法确定感染者是否会经历轻微症状,或发展出危及生命的呼吸道疾病。想像一下,假设一项简单的味觉测试就能显示受试者发展出严重COVID-19的风险高低呢?

路易斯安那州巴顿鲁治综合医学中心(Baton Rouge General Medical Center)的鼻科医师亨利.巴勒姆(Henry Barham)在5月25日于医学期刊《美国医学会期刊网路公开版》(JAMA Network Open)上发表了一项研究,该研究分析将近2000名病患,并发现「超级味觉者」(supertaster)──对于某些苦味化合物过度敏感的个体──检测出SARS-CoV-2阳性的可能性较低。如果这种关联是真的,就暗示了不觉得青花菜等食物太苦的人属于严重COVID-19的较高风险族群。

田纳西州纳什维尔范德堡大学医学中心(Vanderbilt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的传染病分部主任大卫.阿罗诺夫(David Aronoff)并未参与该研究,他说:「这是一项非常有趣的研究,显示让我们尝到苦味的舌上受器也跟我们对COVID-19等呼吸道感染的易感性有关联。」他说,味觉受器居然可能也跟免疫力有关,这是很令人讶异的事。

「超级味觉者」有超能力吗?

在1990年代的耶鲁大学,心理学家琳达.巴托舒克(Linda Bartoshuk)率先开始研究味觉感知的遗传变异。她创造出「超级味觉者」一词来描述那25%对苦味特别敏感的人。还有25%的人是「味盲者」(nontaster),他们几乎无法侦测出苦味,而剩下50%的人则只是「一般味觉者」(taster)──他们可以察觉出苦味,但不会到讨厌的程度。

超级味觉者对苦味更敏感,因为他们舌上的味蕾比一般人多达四倍。某些食物及饮品中的苦味化合物会被第2型味觉受器辨识出来,这种受器是由称为T2R的基因群制造的。 T2R38基因是其中被研究得最彻底的基因之一。该基因负责编码T2R38蛋白,而这种蛋白的结构变异与人类对苦味化合物的容忍度有相关性。苦味化合物包括苯硫脲(phenylthiocarbamide)和丙硫氧嘧啶(propylthiouracil),许多蔬菜都富含这些化合物,例如青花菜、甘蓝菜、抱子甘蓝。

这并不是超级味觉者首次跟某种疾病产生关联。超级味觉者具有比较高的大肠息肉发生率。对于跟苦味蔬菜摄取过少有关的癌症而言,息肉确实是风险因数之一。

不过,超级味觉者也可能拥有生理优势。碰巧的是,T2R38蛋白也分布在除了舌头之外的部位。这些「口外」区域包括鼻子和上呼吸道内衬的表皮细胞,这些细胞会对入侵的病原体做出反应。

2012年由费城宾州大学的鼻科医师诺姆.科恩(Noam Cohen)主持的一项研究发现,导致鼻窦感染的细菌会活化呼吸道内衬细胞上的T2R38蛋白受器,使它们制造一氧化氮(nitric oxide)。一氧化氮是我们免疫反应的重要成分之一,而免疫反应是抵抗入侵病原体的第一线防御。一氧化氮会刺激呼吸道内称为纤毛的毛状结构,纤毛负责把外来颗粒和病原体清出体外。因此,超级味觉者比较不会出现细菌性鼻窦感染。

巴勒姆因为T2R受器与呼吸道内的先天免疫有关而开始研究这系列基因,他也发觉一氧化碳可以毒杀SARS-CoV,这是一种于2003年首次在亚洲通报的冠状病毒(与造成COVID-19的SARS-CoV-2有关),它导致的呼吸道疾病在被控制之前,已传播到22个国家。这促使巴勒姆调查COVID-19与超级味觉者之间是否存在关联。

让味盲者感到苦涩的味觉研究

巴勒姆的团队研究了1935名成人,其中有266名检测出SARS-CoV-2阳性反应。味盲者明显比一般味觉者和超级味觉者更容易出现SARS-CoV-2阳性、更容易在感染之后住院,症状也更容易持续较长时间。在需要住院的COVID-19严重感染者中,有86%是味盲者。小于6%的超级味觉者检测出SARS-CoV-2阳性。

巴勒姆也怀疑,T2R受器与COVID-19之间的可能关联或许跟儿童为何通常较不容易感染有关。巴勒姆说:「味觉受器〔的数量〕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减少,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年长族群似乎比年轻族群更难抵抗COVID-19。」相反地,儿童则具有较多T2R受器,大多数儿童感染SARS-CoV-2时出现的症状也较不严重。他说:「有25%的儿童是味盲者,他们的T2R受器很少甚至根本没有,这使他们可能出现更严重的症状。」

阿罗诺夫认为,这项研究有一些限制。相对少量的受试成人位于相当狭窄的年龄范围内,所以我们并不知道儿童或长者是否存在着味觉偏好与COVID-19严重程度之间的相关性。他也说,受试族群可能会有所差异,进而以未知的方式影响研究结果。

COVID-19味觉测试要登场了吗?

如果这种测试能迅速确认谁感染SARS-CoV-2的风险最高,它就会在社会摆脱隔离状态时成为一项宝贵的工具。巴勒姆的发现显示,味觉测试或许能提供一种安全、快速、便宜的方式,将民众分类成COVID-19或其他感染的不同风险族群。

「目前这项研究的结果还不成熟,无法帮助我们在门诊时应对COVID-19。」阿罗诺夫警告:「不过,是什么因素导致人类比较容易或比较不容易罹患COVID-19等感染呢?这些研究结果可能会影响我们在这方面的理解。」阿罗诺夫强调,超级味觉者不应该过度解读这些结论。他说:「讨厌青花菜的人不应该避免疫苗接种。」

费城莫奈尔化学感官中心(Monell Chemical Senses Center)的丹妮尔.里德(Danielle Reed)也警告,我们不应过度解读这些研究发现。里德研究味觉与嗅觉的遗传变异,她在巴勒姆的研究中负责进行基因检测,但她拒绝挂名为作者,因为她对结果的解读不同。

里德指出,巴勒姆的分析并没有解释「一般味觉丧失,这是COVID-19的初期主要特征」。因此,她相信有些病患「被错误分类成味盲者」。此外,在一项独立的基因组分析中,T2R基因并未被视为与COVID-19严重程度有关。

里德说,协助引导医疗的味觉测试是「我们可以为之努力的目标。但第一步是让味觉与嗅觉筛检成为医疗保健的常规项目,就跟我们在视力和听力的做法一样。当我们把味觉与嗅觉检查加入常规医疗保健时,这些感官预测健康状况和疾病的机制就有可能会显现出来,并成为有用的工具。」

巴勒姆同意,还有更多研究有待进行。他也说他的团队已经继续收集资料来「探索〔味觉受器和COVID-19之间的〕关系」。对于延伸研究到其他传染病,他抱持着乐观态度。 「我们也正在研究这个系列的受器,因为它们会影响身体对于流行性感冒及其他上呼吸道感染的先天免疫。」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青花菜 COVID-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