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在印度首先发现的冠状病毒变异株Delta正在世界蔓延 让专家非常担忧

在印度首先发现的冠状病毒变异株Delta正在世界蔓延 让专家非常担忧

在印度首先发现的冠状病毒变异株Delta正在世界蔓延 让专家非常担忧

(蜘蛛网eeook.com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SANJAY MISHRA 编译:涂玮瑛):在英国导致感染病例攀升的变异株如今正在美国与世界扩散,让专家非常担忧。

随着美国的疫苗接种速率逐渐减缓,而其他国家也在艰苦地争取疫苗,公共卫生专家愈来愈担心,所谓的Delta冠状病毒变异株(于3月在印度首次发现)可能在美国及全世界引起病例数与死亡数骤然升高。

Delta变异株已经在科罗拉多州、蒙大拿州、北达科他州、南达科他州、犹他州、怀俄明州占了病例的18%,也占了全世界病例的6%左右。它已经扩散至超过70个国家,如今也成为印度、英国与新加坡最主要的变异株。两周前,Delta变异株在英国造成超过90%的新病例,导致自5月1日以来的新感染病例数增加了65%。为了抑制Delta变异株的扩散,英国政府于周一决定延后「自由日」,也就是标志着公共卫生限制终结的那一天。

Delta变异株的传染力比Alpha变异株高60%,而Alpha变异株是在英国首次发现的,传染力又比最初的COVID-19病株高50%左右。斯克里普斯转译医学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Translational Institute)的创办人兼所长艾瑞克.托波尔(Eric Topol)说:「它是一种传染力超强的变异株,这很让人担忧。」托波尔说,它具有能够逃脱免疫系统的特征,躲避能力或许比首次于南非发现的Beta变异株(B.1.351)还强,而在Delta变异株出现之前,Beta变异株原本是最可怕的变异株。 「此外,它的传染力是我们目前见过最强的。这是一种很糟糕的组合。」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主任安东尼.佛奇(Anthony Fauci)对于Delta变异株在英国的轨迹感到沮丧,他日前警告过拜登总统:「我们不能让这种事在美国发生。」

拜登总统也赞成这些看法,他在推特上写道:「各位,Delta变异株是一种高传染性的COVID-19病毒株,它正在英国介于12岁至20岁的年轻人之中迅速传播。如果你很年轻,而且还没打疫苗,现在真的该去打了。」一支完整剂量的COVID-19疫苗依然能有效预防Delta变异株感染导致的重症COVID-19。

为什么Delta变异株这么可怕?

自由传播的病毒──特别是冠状病毒及流感病毒──使用RNA分子编码遗传指令。这类病毒在人类宿主细胞内复制时,会因为出现复制错误而频繁又随机地突变。有些突变会使病毒能够躲避抗体;有些突变会增进病毒感染细胞的能力;有些突变则不会受到注意,因为它们没有带来好处,甚至可能削弱病毒。

Delta变异株成功的关键是它在棘蛋白累积的各种突变,棘蛋白覆盖在SARS-CoV-2表面,赋予该病毒标志性的冠状外观。德国莱布尼兹灵长类研究所(Leibniz Institute for Primate Research)的传染病生物学家马克斯.霍夫曼(Markus Hoffmann)解释,这些突变已经改变了棘蛋白,因此某些现有抗体可能不会如以往般那么紧密或那么频繁地结合棘蛋白。霍夫曼与其他学者的研究已经显示,Delta变异株与亲缘相近的Kappa变异株会躲避那些透过先前感染与疫苗接种产生的抗体。有些合成抗体疗法无法中和Delta变异株,如Bamlanivimab;但其他疗法依然有效,如Etesivimab、Casirivimab、Imdevimab。

Delta变异株具有棘蛋白上的突变,会改变它与ACE2受体蛋白的交互作用方式。 ACE2受体蛋白分布在肺脏细胞与其他人体细胞的表面上,是病毒入侵细胞的入口。艾默理大学疫苗中心(Emory Vaccine Center)的免疫学家梅胡尔.苏塔尔(Mehul Suthar)解释,棘蛋白第452位点的突变也出现在某些加州变异株,这种突变似乎会让病毒更容易传染,也会协助病毒在族群中扩散。

如果一种突变赋予病毒某种适应或繁殖的优势,这种突变往往会在世界各地独立演化。 Delta变异株与其亲缘相近的变异株,以及高传染性的Alpha变异株都在棘蛋白第681位点携带一种突变,这种突变被认为打破了演化的传统规则,也让SARS-CoV-2更容易入侵宿主细胞及扩散。这种突变正在世界各地的COVID-19病毒迅速普及。

除了这些突变之外,一项未受同侪审查的近期研究显示,Delta变异株棘蛋白上的第478位点有一种变异,会让病毒能从效果较弱的中和抗体逃脱。自2021年初以来,这种突变也在美国、墨西哥、欧洲的SARS-CoV-2变异株愈来愈普遍。

剑桥大学的临床微生物学教授拉文德拉.古普塔(Ravindra Gupta)说:「当这些突变全部出现时,你就会开始看到(病毒的)传染力变化。」他在一项尚未发表的研究中显示出这些变异株怎样能够拥有更大的致病潜力。

疫苗预防这种超级传播病毒的效果较差

来自印度与英国的资料显示,Delta变异株已经在四到六周内于这些国家成为主要变异株。这表示Delta变异株的传染力与感染力都比先前的变异株更强。有愈来愈多证据显示,它也可能造成更严重的病情。举例来说,它在苏格兰导致的住院病例是Alpha变异株的大约两倍,而Alpha变异株造成的病情本来就比原始SARS-CoV-2还要严重。

伦敦玛丽王后大学的临床流行病学家迪蒂.古达萨尼(Deepti Gurdasani)说:「高传染力、高严重性及逃脱疫苗作用的组合让Delta变异株成为一种非常非常危险的变异株。」只要Delta变异株进入一个国家,它就会迅速扩散。 「它将会很难控制,也很有可能会在几周时间内就成为主要变异株。它可能改变全球疫情大流行的轨迹。」

虽然疫苗依然能有效预防Alpha及Beta变异株导致的重症与住院,但它们针对Delta变异株所提供的保护力较弱。对于已经接种一剂或两剂辉瑞疫苗的人所产生的抗体而言,能够中和Delta变异株的抗体浓度会比抵抗Alpha与Beta变异株的抗体浓度更低。在英国所有确诊Delta变异株且需要紧急照护的病患中,有31%已经接受至少一剂疫苗。

同样地,一项正在审查的研究也显示,辉瑞疫苗在接种两剂之后,对于Delta变异株导致的全身性疾病有88%的预防效果,对于Alpha变异株却有93%的预防效果。两剂AZ疫苗对于Alpha变异株有66%的预防效果,但对于Delta变异株只有60%。不过,无论是这两种疫苗的哪一种,如果只打一剂,那么疫苗效果对于Alpha变异株只有51%,对于Delta变异株也只有33%。这样的效果低于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为设计安全的COVID-19疫苗所订立的50%效用门槛;这道门槛的意思是疫苗应该预防至少一半的接种者出现COVID-19症状。

研究人员在其他还在等待同侪审查的研究中报告,Delta变异株造成了大多数的突破性感染──这种感染发生在完整接种之后──并在印度导致已经完整接种的医护人员出现这类病例的群聚感染。

世界各地正在推出许多候选疫苗,而且由于我们没有达成共识的国际效力标准,所以每种疫苗都可能对新的变异株提供不同程度的保护力。史丹佛大学医学院的临床医师兼病毒学家班杰明.平斯基(Benjamin Pinsky)说:「我们需要更多资讯来了解某些供应范围更广的疫苗在世界上其他地区的表现。」他说:「我认为民众需要确保自己接种疫苗。在他们都完整接种之前,持续进行公卫干预是非常重要的。」

疫苗本身只能透过提升群体免疫来延缓传染性疾病的进程。在达到群体免疫之前,保持社交距离与配戴口罩等预防措施都是已证实能够抑制病毒扩散的策略。

由于只有44%的美国人口已经完整接种,所以大多数人仍然容易感染病毒。过早放松公卫管制及宣告胜利,可能会为Delta变异株提供急遽增加感染的机会──特别是在秋季的时候。

有一项尚未发表的研究根据一整年在欧洲与以色列的疫情大流行进行分析,显示COVID-19发生率有可能出现季节变化。托波尔说,尽管这种病毒的季节趋势可能尚未明了,但我们确实知道,当人们在通气不佳和低湿度的室内待的时间愈多,病毒就扩散得愈快。

如今发生在英国的情况可能发生在全世界许多地方。日本东京大学的病毒学家佐藤佳(Kei Sato)说:「我们应该在接种疫苗后继续保持社交距离,因为突破性感染总是有机会发生,因为疫苗可能依然无法完美预防新兴的变异株。」他一直在研究突变对于Delta变异株与其他新兴变异株的传染方式有什么影响。

苏塔尔警告:「像这样的变异株扩散得愈多──特别是在未接种个体中扩散──这些病毒就愈容易突变,最终选出能让病毒逃脱更有效抗体的突变。理论上,这可能使现有疫苗对于这些变异株的效果更差。」

古普塔警告,如果我们不严肃看待Delta变异株,「美国将会再出现一波感染,我们已经可以看到病例下降曲线趋于平缓了。」托波尔也认为,如果我们忽视这种变异株,「弱势地区的病例数会显著升高,住院病例也会更多,这里的疫情大流行就会持续更久。」




上一篇 下一篇